新活水 0023 期

$35.00

五月號《FOUNTAIN 新活水》的封面故事是「有些講究」。「有些」可作副詞解,亦可作量詞解,然而不管哪個解法,都是想卸除「講究」這個詞彙在某種姿態與品味中的壟斷或獨斷,想與讀者一起重新翻閱台灣日常生活中「也是有些講究」的可愛小地方,以「說講究」開始,我們請中央大學歷史所所長蔣竹山從大正時代台灣文青的生活風物談起,再請台南廟宇文化研究者謝奇峰說說他對傳統信仰的講究;此外,「新興糊紙文化」解釋紙紮這門技藝與心意,我們也採訪了老理髮廳、麵包店、南北貨行與洗衣店四種老舖,他們在自己的不起眼當中為常民生活周全著小食大宴、行走頭面。

第二部分「我們喜歡的台灣小講究」,調查了從日常的「便利商店」與「搬家」到非日常的「劇場」與「飯店」的有趣眉角;不過許多時候物質之事,只是講究的末端,因此在第三部分裡,有四位分擅四種語言的譯者丘光、陳系美、施清真與尉遲秀,說明他們作為擺渡者如何精工他們的語言;展覽技師郭景捷像款待一條魚,為觀展者與藝術家挑掉空間中那些「看不見的刺」;而廣告系出身、攻讀傳播學的石武耕則大大吐槽各種在物質上愈想講究,卻愈顯得不講究的事……

說到底,我們認為講究完全可以不在於儀式性(如果僅繫乎此,那麼全世界的辦公室例會都該是世上最講究的東西了)、不在於精美姿態、也不在於富貴逼人,而該更接近這次專題中每一位參與者共同流露的基調:一種無關窮通的自我慎重。倘若非要堅持講究這事有種脫不了的貴氣,那貴氣不該也不是依託於階級:而是若一個人,他展眼惜視光陰萬象,低眉善待日常生活,那是真正抵達生命的講究,這樣的講究,我們很喜歡。

 

Text: 新活水